王者体育直播app-两次熔断“悲”相逢 “过山车”行情或成常态

2020年3月9日,星期一,美股熔断。

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名交易员收盘后,默默掏出手机,拍下了电子屏。

这一定是他从业生涯里相当难忘的一天——毕竟美股熔断不多见,上一次是在1997年。

3月9日,在纽约证券交易所,一名交易员收盘后拍摄显示当天交易情况的电子屏留念。新华社记者王迎 摄

谁知仅3天后,相似的剧情又上演。

12日,美股开盘后再次触发熔断机制,三大股指当天均跌入技术性熊市,结束了长达11年的牛市周期。

段子手说:“美股熔断历史上只发生过三次。上一次熔断,要‘追溯’到2020年3月9日。那天我记忆很深刻,那感觉,仿佛就在三天前。”

就在大家预计美股或将“跌跌不休”之时,纽约股市三大股指13日止跌回升,以大涨结束。

尽管如此,美股三大股指相对年内高点仍下跌超20%,一周内的跌幅均超过8%。美股震荡加剧市场恐慌,全球多地主要股指纷纷加入熔断行列,集体“跳水”。

所以,这是新一轮金融危机的前兆吗?

【一】

对不少投资者而言,熔断的确是个“活久见”的事件。自纽约证券交易所经历1987年“黑色星期一”后提出这一机制以来,全球仅发生过少数几次。

熔断,本意是保险丝在电流过大时断掉。在股票市场,它指自动停盘机制,即当价格波动幅度达到某一阈值,就暂停交易一段时间。

美国指数熔断机制的基准指数为标普500指数,三层熔断机制的阈值为7%、13%、20%。当指数较前一天收盘点位下跌7%、13%时,全美证券市场交易将暂停15分钟,当指数较前一天收盘点位下跌20%时,当天交易停止。

美股9日与12日经历的便是突破7%跌幅阈值的第一层熔断。

3月12日,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电子屏显示当天交易情况。新华社发

设立熔断机制是为了防范系统性风险,给市场更多冷静时间,但每次发生后都会引起大恐慌。

9日,衡量投资者恐慌情绪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指数(又称“恐慌指数”)大涨至62.12点。

11日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“大流行”,全球股市再度重挫。

12日,美国、泰国、菲律宾、韩国、巴基斯坦、印度尼西亚、巴西、加拿大等至少8个国家股市触发熔断机制。

随后,当日全球有超过30个股票市场进入“技术性熊市”,即股指从最近的高点下跌超过20%。

“恐慌指数”12日一度飙升至76.83点,接近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创下的历史最高点。

米纳瓦分析公司主管凯瑟琳·布鲁克斯认为,目前市场“非常情绪化”,短期内市场如果看不到必需的刺激政策恐将继续下跌,一旦有利好消息则立即上涨。

果然,在对美国政府刺激政策出台的期望中,市场13日涨起来了。当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涨9.36%,标普500指数涨9.29%,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涨9.35%。

这次分析师的表态是,美股本轮调整也许远没有结束,接下来还会有更多震荡行情。

美股跌入熊市将加剧市场对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,而熊市持续时间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美国政府应对疫情措施的成效。

【二】

这轮股市大震荡到底是怎样开始的?无疑,国际油价暴跌是导火索之一,而这始于世界头号石油出口国沙特发动的价格战。

2019年7月2日,在奥地利维也纳,沙特能源、工业和矿产资源大臣哈立德·法利赫出席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部长级会议。新华社记者 郭晨 摄

为平衡市场供需和稳定油价,以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(欧佩克)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组织自2016年达成减产协议以来,双方一直在减产问题上保持合作。

3月6日,两方就3月底以后的原油限产协议“谈崩”。俄罗斯认为,通过减产、牺牲市场份额来支撑油价,只会让美国页岩油占据更多市场份额。

遭俄罗斯拒绝后,沙特表示非常不满,干脆宣布降价增产,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段抢占市场份额。

3月7日,沙特国家石油公司(沙特阿美)宣布“大甩卖”:大幅下调官方石油售价。同时,沙特宣布下月将石油日产量提高到超1000万桶水平,必要时提高到创纪录的1200万桶。

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原油需求减少。背离市场需求的增产注定导致价格断崖式下跌。3月9日,油价跌破每桶30美元。

高盛认为,如果价格战持续,今年二三季度布伦特原油价格可能触及每桶20美元关口。

有网友制作了石油与矿泉水、可乐、牛奶的价格对比图,得出结论是:水比油贵……

图片来自网络

【三】

对于美股一周内两次熔断,有网友评论说:这是没跌够啊。虽说是句玩笑话,但细想也有几分道理。

疫情蔓延和油价暴跌是美股暴跌的直接原因,但不是根本原因。分析人士认为,美国政府经济刺激措施存在问题是美股本轮暴跌的根源之一。

芬兰经济专家西克斯滕·科尔克曼表示,美国股市早已变得脆弱,疫情只是“刺穿了泡沫”。

美国股市已经牛了11年,积累了大量获利盘,存在调整需求。数据显示,道指即便从目前水平下跌75%,也只是跌至2009年低点时水平,足见前期涨幅之大。

其次,美股暴跌的内在动因是长期以来美国股市与经济基本面背离,“牛市”更多是美联储宽松政策带来的货币效应,缺乏实体经济和公司业绩支撑。

美国经济衰退论自去年起便甚嚣尘上,不少经济学家认为,美国经济已经走在扩张周期的末端。

美国经济学家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今年年初就曾警告,当前美股被高估40%,剧烈修正不可避免。

【四】

各国金融市场高度联动,美股波动不可避免产生外溢效应。这是否意味着全球金融危机重演?

专家普遍认为,目前来看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较低。相比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金融系统自身出了毛病,当前更像是经济外部的“伤风感冒”。

3月13日,一名男子戴口罩走在纽约华尔街。新华社/路透

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助理教授克丽丝塔·施瓦茨认为,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相比,当前市场波动的驱动因素截然不同,主要还是受疫情发展态势影响。

另外,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,各国纷纷采取措施加强金融安全网,金融体系稳健性显著提升。

专家认为,疫情能否尽快得到控制才是决定市场未来走势的关键因素。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前,金融市场坐“过山车”仍可能成为常态。

“金砖国家”概念首创者、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主席吉姆·奥尼尔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,中国已基本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,开始复工复产,这对全世界来说是个好消息。

贝雅公司投资策略师威利·德尔维什表示,只有基本面得到改善,才能增强市场信心,阻断股市下行。

尽管如此,在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不足、前景低迷之际,金融市场在突发状况冲击下容易表现出更大脆弱性。因此,无论是防控疫情,还是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,各国加强合作都是当务之急。